文明播报
高速交警车程一小时,每周一见难
2016-06-16 09:23  来源:清远文明网

抓车匪时荒草里趴了三个月;抓盗轮胎贼时自己两步翻过2米高的护栏;处理事故时救过人命也被吐过口水;高速上踩过单车,也曾顶着36度高温在路面跑;得过6次嘉奖2次年度先进个人;代表大队参加“粤警创新大赛”并获优秀奖……

 

13年高速交警生涯,似乎发生了很多,然而仔细想,又都是些琐碎的日常,刘星亮说,这就是无数高速交警生活的真实写照。对于参选“最美警察”,他说,更希望藉此让大家了解清远高速交警这个群体,看到他们的生存状态。

 

当机“大吼”,救了一条人命 

 

还记得5月末河北唐山一位高速交警一声怒吼避免了几名旅客在二次事故中受伤的新闻吗?刘星亮的“大吼”也救过一位事故司机的性命:今年初,清连高速六甲洞隧道,一台面包车追尾货车,有几名人员受伤。刘星亮和同事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面包司机被卡在了驾驶座上。消防人员还没有到达现场,刘星亮和同事用工具将压在司机身上的东西挪开,发现他身上没有严重的外伤,但是脸色很差,似乎要陷入休克状态。“坏了,内脏出血”,刘星亮根据经验判断。

 

第一台救护车到,该司机被抬上车。“赶紧先走,剩下的人等第二台救护车!”别的伤员也盼着得到救治,救护车准备等待别的伤员解救出来一起带走,刘星亮着急地大吼。

 

到了医院,该司机马上进了手术室,确实是内脏出血,最终在切除了部分器官后,抢救了过来。“再迟半小时,就没命了!”医生说。事后,伤者及家属专门感谢了他几回。而第二辆救护车接走其余的伤者,也没有耽误治疗。

 

“知道旁边的伤员当时肯定也希望马上得到救治,但是他们的伤不致命,而那位司机却半点等不得。”刘星亮回忆,当时,旁边的伤员也曾经有过抱怨,但那种情况下,他没有功夫委屈和解释,只能“对的事先做”。

 

处理事故,“嗓子说哑了也要说” 

 

当然,刘星亮也不是一直这么大嗓门,在处理事故的时候,他是有名的耐心。“说不通就继续说,嗓子说哑了就吼着嗓子说。”同事们调侃。

 

今年清明,清新收费站,两台小车发生了碰刮,维修费用应该在1000元以内。事故的缘由是两车抢道:前面的小车怕被后面的车挤,右打了方向盘,正好后面的车想超车,就碰上了。但是两车都认为自己完全没有责任,磨了几个小时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民警建议走一般程序处理,但车主又不愿意扣车验车。双方僵持不下,甚至差点打起来。不管民警提出什么处理意见,彼此都认为偏袒了对方,打电话进行投诉。

 

“经常会遇到类似的事情,特别是节假日事情多心里急,嗓子哑了还说不通,特别想说这钱我掏了,你们赶紧把车开走吧,然而想想自己那点工资还要养家糊口……后来,刘星亮继续“磨嘴皮”,终于说通了双方的思想工作,在事故责任认定书上签了字。

 

刘星亮说,作为一名高速事故中队的民警,“能说会道”,是很重要的一项素质,特别是在有伤亡出现时,可能你一句话没说好就会激化家属情绪,影响事情的处理。

 

“刘星星,你今天踩单车了么?” 

 

现在的队友们给刘星亮起了个绰号———“星星”,提起他,总是有各种“典故”,譬如,你见过在高速上穿着警服踩单车的么?

 

去年十一,清连高速珠坑段发生两辆货车追尾事故,有一人受伤。接报后,刘星亮驱车赶赴现场,离现场还有2公里多时,警车再也无法前行:应急车道被占满,整个路面车辆只是缓慢“蠕动”。“不能在车上等!”这是刘星亮当时第一个念头。假期车流大,耽误半小时又会增加两三公里缓慢通行。而这,对节假日的高速来说,可能又要多出许多的交通事故,以及“高速一日游”的车主了。警车上配有折叠自行车,于是,刘星亮干脆地下车,踩着单车就往前冲。

 

36岁,已经头发花白,体型偏胖,穿着警服,脖子上还挂着相机和事故处理包,画面“太美”,一路上引起了许多车主大笑。最终,骑了10来分钟,成功抵达现场,维护现场安全,给伤者包扎。虽然下午太阳很烈,踩单车衣服都汗透了,刘星亮回忆起来却还挺乐呵的,“有人冲我伸大拇指呢!”他说,将心比心,谁都不容易,能快速处理的就尽快处理了。

 

13年前,从老师到交警…… 

 

刘星亮所在事故中队的民警,要负责清连高速清新段69.15公里长路面上的所有交通事故及广清高速清远段的所有重大事故,最高峰一天接处警120多次,刘星亮最高纪录一天出具过60余份事故责任认定书,每年春运都有几日要连续奋战近20小时。累惨了的时候他也会想,如果没有做交警会是怎样?如果,自己还和妻子一起教书,陪着老母亲,伴着女儿长大……

 

13年,荣获了6次嘉奖2次年度先进个人,刘星亮对第一次被嘉奖记忆最清晰:那时候他还在高速一大队,和队友一起去抓偷轮胎的窃贼,见到有警察追,窃贼扔下赃物翻护栏就跑,刘星亮几个箭步冲上去,两步就翻过2米高的围栏,一扑身将盗贼反扭了起来。还有05年蹲点抓车匪:那时候车匪猖獗,货车晚间在路边停靠几乎就难以幸免,刘星亮被分去治安中队,为了抓住那群流窜作案的团伙,每天晚上9点到清晨5点蹲守,在荒草里趴了三个月,终于将那帮车匪一网打尽……

 

回想这13年,似乎有很多故事,然而仔细想,又似乎都是些琐碎的日常,刘星亮说,这就是高速交警普遍的真实生活状态,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清远日报 记者岳超群 通讯员清交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