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老爱亲
欧阳战海
2018-11-20 13:12  来源:清远文明网

  欧阳战海,男,1965年7月出生,连州市保安镇保安村委会毓秀村人,现在保安镇经营思园饭店。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欧阳战海不满足于务农的收入,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他投资1万多元开起了饭店,没有受过专门培训,他的厨艺都是自己看书自学的,现在他的饭店也没有聘请师傅,都是他一家人自己经营。一开始,欧阳战海的饭店只做家乡菜,渐渐地,有不少顾客说店里的河鲜好吃,加之当时保安镇没有饭店专做河鲜,欧阳战海决定专做河鲜。这一做就做出了自己的品牌。2003年,思园饭店的河鲜登上广东电视台,也间接带动了整个保安镇河鲜美食的兴起和发展。随着交通的改善,来保安镇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欧阳战海的生意也越来越好,饭店面积从开店之初的100多平方米扩大到200多平方米,年营业额也翻了一番,超过百万元。

  正是因为欧阳战海开了一家饭店,令他和保安镇敬老院结下了18年的不解之缘。2001年年底,保安镇政府号召辖区内企业献爱心回报社会,关怀镇敬老院的老人生活。欧阳战海首先响应,在除夕夜为敬老院的10多名老人送去了八道菜肴。

  从此,在每年的中秋、重阳、春节等节日,欧阳战海都会给敬老院“加菜”,18年来从未间断。欧阳战海的母亲近几年也会到敬老院看望老人,每次都会给老人送上慰问金,虽然钱不多,但是表达了老人家最实在的心意。最难能可贵的是,欧阳战海和其母亲两人做好事从来不回家说。有一次欧阳战海的母亲去到敬老院,院长跟她说她儿子也来过了,她惊讶不已;而欧阳战海知道他母亲来过也非常吃惊。在外人看来难能可贵的善举,在这对“暗中”做好事的母子看来,只不过是一件习以为常、不值一提“小事”。

  谈起欧阳战海的善举,保安镇敬老院院长廖清秀深有感触。廖清秀从2014年来到敬老院,当时院里住着14个老人,现在只剩7个人,老人变少了,但欧阳战海一家的爱心从没变过。

  十多年来,欧阳战海一家还细心照顾独居特困人员曾停贵,却从来不声张。现年62岁的曾停贵患有先天智障,一直未婚,其亲人或去世,或迁徙,只剩下曾停贵一个人留在毓秀村。早前,曾停贵曾到瑶安乡帮别人种树7年,但是因为智力问题,最终没有拿到一分工钱。2006年,因患病被对方辞退。回村后,因为智障以及身体有病,曾停贵按一年一千元、包吃住的条件寻求工作,依然没人愿意收留。如果有人请曾停贵去帮忙收稻,他这一天就有饭吃,如果没人请他干活,不会种地的他也就找不到吃的了。当时,欧阳战海的父亲欧阳汉是村里的村长。面对没有人愿意收留,没有生存能力,又无处安家的曾停贵,欧阳汉义不容辞的伸出了援助之手。欧阳汉首先专门去瑶安帮曾停贵把种树几年的工钱收回来,还帮他修好了破旧的老房子,把他留在家里的果园帮忙。就这样,欧阳汉一家人成了曾停贵的“亲人”。

  2010年,欧阳战海的父亲欧阳汉去世后,欧阳战海继续照顾着曾停贵的生活。2011年,由于曾停贵的老房子已经破烂得无法居住,欧阳战海花一万多元在果园里建了一个房子供曾停贵居住。在这间40多平米的房子里,电视、冰箱等家电一应俱全,都是欧阳战海为曾停贵购买的。欧阳战海还会按月将大米、水果、蔬菜等日用品送过去,确保曾停贵日常的吃、穿、住不愁。虽然果园2012年就停办了,但曾停贵还是一直住在那里,那间房已经成为了他的家。

  曾停贵常年患有风湿病、胃病等多种慢性病,但从没住过院,这得益于欧阳战海的细心照料。平时,欧阳战海会将曾停贵要用的药准备好放在曾停贵的房间里,提醒他按时吃药。如果比较严重会及时带他去看医生。因为以身作则,曾停贵的疾病成为欧阳战海家人的牵挂。他的女儿去香港旅游,特意从香港带回“活络油”给曾停贵,以备不急之需。2017年底,欧阳战海的弟弟更专门带曾停贵去了一趟西江镇找大夫治疗风湿。经过治疗,曾停贵的风湿病现在好了很多。

  除了照顾好生活起居,欧阳战海也会考虑好曾停贵的日常习惯。保安镇每月逢二、逢七是赶集日,欧阳战海就会给曾停贵五十元,让曾停贵去镇里逛逛。而曾停贵的低保补助则分毫未动都存在银行,日常的开支都由欧阳战海支付。一年下来,花在曾停贵身上的钱不下6000元,欧阳战海对于这笔不小的“开支”没有任何不乐意。欧阳战海表示,照顾好曾停贵是父亲的遗志,我会照顾好他。

  常言道,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得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欧阳战海虽然现在还算不上是一辈子做好事,但是,他坚持为敬老院加菜18年,接力照顾独居特困人员12年的善举,值得大书、特书一个‘赞’字。

  欧阳战海的善举绝非“热心”两个字可以概括,他的行为具有深刻的意义,这不仅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也为社会树立了乐于助人、尊老敬老的榜样。